the normal heart

看完之后难过了好久,然后沉迷氰化物治愈x了好多天。。。
想起第一次知道艾滋病是小学的时候看儿童文学上有一篇文章,讲一个小村落里一个艾滋的孩子想要拥抱,具体内容已压在小学课本的厚厚时光里,只记得那时的心疼,只是一个拥抱却人人避之不及,何况大家都知道艾滋并不会通过简单的拥抱传染。
诚然影片中同性的各种行为的确略显疯狂与激进,然而当那些人名一个个被撕下收进橡皮筋,当孔雀一点点消瘦凋零,但我们束手无策,对他们的爱人更是无可言说的残忍,然而政府的无所作为,在女医生的衬托下,更显绝望难忍。
看完之后想说的很多,现在却打不出什么句子了。
可能也只有时间了吧,可以让深深的难过飘成远古的,薄薄的忧伤。
嗯。抗争不动的时候,累了的时候。悄悄和世界握手言和吧。
这世上无数像鲁迅一样的斗士,但却并不总是,可以拯救一个民族。
很喜欢谢耳朵在里面的设定,温柔而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