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洗心革面的扬言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鲁迅 《而已集·小杂感》

的确是不知道第几次悄咪咪下定决心要洗心革面惹呢。

像许一个小小的,又很难实现的愿望,一次又一次,幻想着有一天这轻轻柔柔的希冀可以悄悄抵达一只神祗的耳畔,它由耳根扩散至半边脸的毛都抖了抖,用后爪叽挠了挠突然痒呼呼的小耳朵,嗦,唔,那就让蠢喵勤勉一点点吧。然后这世界可爱的神呀,它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蹭了蹭下巴,咂咂嘴又闭上了眼,想象着会是哪样蠢的一只喵,有着如此的声音,和如此的愿望。

每一次发现厉害的人远超自己想象的强大。每一次突然的奋起又突然的无力。每一次用力地想着人生的真理,将于逼近时却慢慢睡着。每一次每一次,我意识到自己的弱小,并为以前那些狂傲的念头而感到一些些的羞耻和悲哀。我会想,如果现在开始洗心革面,会不会,会不会有一些些的不同。自小的梦想,真正渴望的初心,会不会有留下一点影子在我身上,供我余生取暖呢。

可我甚至还不知道,想要什么。梦想又究竟,能不能称之为梦想。

我只知道我想要有落地窗的房子,在人烟稀疏的地方;中间有螺旋着悬空上升的阶梯,每一层摆满了喜欢的书;还会有一个迷宫样叽的书房,可以在里面迷路,没有人能找到的安全;有可以攀爬的树枝头伸向窗子,邀请一样的,探求一样的,伸进来和书们打招呼。我知道我会给安安和蠢使写信,温柔的或是粗鄙的。我知道我想有一个两个恰到好处的工作,恰到好处的。我的每一个想象里未来都那么一致的美好,以至于早就忘了另一些东西,至今也想不起,那究竟是什么。

回过头来,又是一年。古词里唱儒士”踏行千山,以日以年“,真美啊,以日,以年,孜孜不倦。走在路上,清楚地知道责任重大而路途遥远,可他只是唱着歌,脚步轻快。

一年何其之短,一日又何其之长。

365天总是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在自己身上,在周围,在世界上。只是变化熟快熟慢并无定论。宇宙在以它的规律旋转演化,我在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心不被社会改变。可是这社会啊,这社会在确确实实地刷新着我对于之的认识。

又何尝不是想了好多。

悲哀是文人们对世界爱不起、恨不动的常态心情。

——严歌苓 《芳华》

并不是已自诩为文人,而只是感到同样的悲哀了,作为一个身处其中的,迷茫的孩子。

也想了很多次也写了很多字,可是却莫名地只敢留在脑里等记忆遗落它,留在手机的记事本里等硬件终有一天无可挽回地抹去它。我居然在害怕把自己的文字保留下来。明明另外那些不真实的温暖句子,我会在每个账号里写进去在每个设备备份存进每一个好友的记忆里。

说回洗心革面,2017,从一时兴起到荒芜长草,这个博客记录的不止是技能,更是心态,还有无可救药的懒惰。想着有空要修剪,可哪里是空呢。

If you won’t do it today, you won’t do it tomorrow.

Time to start doing all those things you said you would.

——Greg and Mitch

顺便安利这对cp的The Science Love Song那小眼神简直甜炸惹嘿嘿嘿

然后呢,看hexo主题时发现了Material,对开发者之一的博客里几篇对于国家、互联网、以及一些技术现状的文章深感赞同,小小社工一下发现居然是17岁高中生。然而他的语言,思想,以及目前对web和Android的造诣,都十分老道深刻。自惭形秽之余,更是决定在这年最后一天,又一次地说一声:窝要洗心革面惹喵嗷!

和室友举杯的时候有一丝丝的触动,逛启路的时候果断收了两本师父父系列小本叽2333督促寄几洗心革面

img

总之吶,以后要时刻提醒寄几。

勤勉。待人温和。坚持自己。

而我的博客,作为自己思想的记录,绝不会止于空泛。从小写作文虽时常得老师赏识,可也总是被说,隐晦,暧昧,毫无预兆的跳脱,像是日记,只给自己看,只有自己懂。的确是,唯有和自己对话,才能更清醒一些吧。小学同学录上一致的安静、内向的评价,我并不觉得有失偏颇,也并不认为会有时间的界限。

所有人都显得很寂寞,用自己的方式想尽办法排遣寂寞,事实上仍是延续自己的寂寞。寂寞是造化对群居者的诅咒,孤独才是寂寞的唯一出口。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小时候喜欢收集本子,决定记录这个记录那个,无一不是半途而废,可惜了本子。

不知道这个网站,会不会在须臾老时,依旧记录着一只弱弱的蠢喵,轻轻的喵叫声。

铃音不才,纷落为歌。

这句话,输入法都已经很熟练了呢(突然白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