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破之城

嗷嗷嗷嗷嗷很棒的一次观赏嗷

学校组织哒扬剧观赏,然后窝们院居然就三个大二的去惹。。其他全是大一,圆脸还是窝使劲拖拖拖才拖动的==不叽到这些人天天都在干嘛,也不见得在学习啊敲代码啊(虽然窝寄几也宅得一塌糊涂没脸嗦别人QAQ

总之小时候被外婆带着的时候去记忆里挤挤的集市听戏总是踩着满地瓜子壳垫着脚在木头长桌上找吃的,耳边戏文随着闹哄哄的鼓声飘过,偶尔转过头去认字幕上的唱词。认出几句,或是语文课上曾学过这个人的事迹种种,就会十分满足,乖乖坐在外婆身边,够不到地的小短腿安静地晃吖晃吖。

然而这样的记忆为数不多,长大后第一次见到是去鲁迅故居,青衣在临水而筑的戏台子上衣袂飘然,歌声在江南悠悠的水面上安然地浮着。

然后便是现在。兴冲冲地拉着圆脸,像个等待谋划期待已久的一场出游的小学生。

史可法。这名字的熟悉,是不同寻常的。就像是那句严子陵和刘秀的“客座犯帝星甚急”,那样虽只是某张卷子后古文阅读见偶然提及,却被我咀嚼多次的熟悉。可是记忆吖,老年痴呆的窝哪里能凭记忆过活呢,忘了是什么了。

搜吖搜,老师,左光斗。就像费渡蒙着眼下去地下室一样,记忆也突然苏醒,击中那个快忘了回忆的人。是了。左光斗,左忠毅公,史可法的老师。

久之,闻左公被炮烙,旦夕且死;持五十金,涕泣谋于禁卒,卒感焉。一日,使史更敝衣草屦,背筐,手长镵,为除不洁者,引入,微指左公处。则席地倚墙而坐,面额焦烂不可辨,左膝以下,筋骨尽脱矣。史前跪,抱公膝而呜咽。公辨其声而目不可开,乃奋臂以指眥;目光如炬,怒日:“庸奴,此何地也?而汝来前!国家之事,糜烂至此。老夫已矣,汝复轻身而昧大义,天下事谁可支拄者!不速去,无俟奸人构陷,吾今即扑杀汝!”因摸地上刑械,作投击势。史噤不敢发声,趋而出。后常流涕述其事以语人,曰:“吾师肺肝,皆铁石所铸造也!”

——方苞 《左忠毅公逸事》

“公辨其声而目不可开,乃奋臂以指眥。眥:眼眶。“当时老师,是这么说的。

左公听到那学生的的声音呀,想睁眼,却发现炮烙溃烂的眼皮不再能动弹,于是他努力地用手将形容可怖的皮肉扒开,去看他的学生史可法。

而他那目光,那目光依然如炬。

记得。我当然记得。这无法想象的一幕在我心里努力地拼凑成型不知道多少次,我才写出那几篇描述他们师生俩的随笔。

说回不破之城,不得不说每个造型角色在艺术性渲染下都十分可爱非常成功,无论GAY里GAY气的清军统帅多铎将军还是迈着小碎步抱着琵琶的桐华姑娘,更不用说大叫着来啦来啦的可爱的传信小兵和一身浩然正气的小将军。(姑娘出场全场掌声那个响呀。。。不愧是煤大啧啧啧,虽然窝也超激动诶嘿嘿嘿嘿

然后特别感动的是史公领多铎上城墙携手远望扬州那段。。。虽然很基是真的orzzzzzz真不是窝腐。。圆脸这种钢铁直脸都觉得惹23333

话嗦窝还以为最后一起往后走去然后转过身来看到的会是大军压境之景。。没想到是水,江南的水。

最后。。“正只为此一句叮咛”。。真的是。。呜呜呜呜呜呜呜

然后便是奋战,倒下,被捕。多铎敬他英雄,他却只要了三杯酒。

“这第三杯?”

史可法仿佛突然说不出话,二胡小心翼翼地适时而响

“敬——”他拖着扬剧长长的调子

左公

瞬间泪目。。。卧槽啊

我就知道!讲史可法怎么能忘了恩师啊!!!

然后。。和桐华告别之后,就是就义了。

最后。掌声雷动。真的很棒。很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震天撼地

死亦可喜

97IoTS.md.jpg